<rp id="z8ajh"><samp id="z8ajh"></samp></rp>

    1. <button id="z8ajh"><acronym id="z8ajh"></acronym></button>

    2. 論詞之作法:常用句法

      作者:唐圭璋

      以上論單句、對句、領句、疊句,皆詞之體式,以下更就作意方面,以論詞人常用之幾種句法。

      設想句

      設想句,是設想如此,而不得如牝,故頗有一種凄涼怨慕之感存乎其中。如東坡《水調歌頭》云:“我欲乘風歸去,又恐瓊樓玉宇,高處不勝寒?!鄙暇湮矣绱?,下句又恐,即不得如此也。類此之句法,并舉數例如下:

      擬把疏狂圖一醉,對酒當歌,強樂還無味。(柳永《蝶戀花》

      欲買桂花同載酒,終不似、少年游。(劉過《唐多令》

      夢魂欲渡蒼茫去,怕夢輕、還被愁遮。(周密《高 陽臺》)

      待把宮眉橫云樣,描上生綃畫幅。怕不是、新來妝束。(蔣捷《賀新郎》

      欲共柳花低訴,怕柳花輕薄,不解傷春。(黃孝邁《湘春夜月》

      李易安《武陵春》下闋云:“聞說雙溪春尚好,也擬泛輕舟。 只恐雙溪舴艋舟。載不動、許多愁”,亦用此法,倍見宛轉情深。此類句法,常有“擬”、“欲”、“待”等字與“只恐”、 “只怕”等字關合。

      層深句

      此類句法,常用“更”字、“又”字、“尤”字,以示層層深入之意。其在寫景方面:如范希文《漁家傲》之 “山映斜陽天接水。芳草無情,更在斜陽外”,歐陽永叔《踏莎行》之“平蕪盡處是春山,行人更在春山外”,王碧山《長亭怨慢》之“水遠。怎知流水外,卻是亂山尤遠”,皆描摹如畫,含思綿邈已極。至抒情方面:如薛昭蘊《謁金門》之“早是相思腸欲斷。忍教頻夢見”,杜安世《卜算子》之“才欲歌時淚已流,恨應更、多于淚”,田為《江神子慢》之“此恨對語猶難,那堪更寄書說”,皆深揭內心,凄苦異常。又如:

      嘆西園、已是花深無地,東風何事又惡。(周邦彥 《瑞鶴仙》

      落花已作風前舞。又送黃昏雨。(葉夢得《虞美人》

      已是黃昏獨自愁,更著風和雨。(陸游《卜算子》

      庾郎先自吟愁賦。凄凄更聞私語。(姜夔《齊天樂》)

      皆雙層浮起,不嫌單薄。此外如張子野《青門引》下闋云: “樓頭畫角風吹醒。入夜重門靜。那堪更被明月,隔墻送過秋千影?!笔佳月劼暥?,繼言見影更悲,亦用層深之法。王碧山《醉蓬萊》云“一室秋燈,一庭秋雨,更一聲秋雁”,無名氏《青玉案》云“花無人戴,酒無人勸。醉也無人管”,皆用層深句法,寫足當前環境,加重悲哀成分,故讀之令人倍增感慨。

      翻轉句

      撇去一層,另轉一層,此詞中翻轉之法也。如東坡《水龍吟》云“不恨此花飛盡,恨西園落紅難綴”,兩句用在換頭,倍顯悵惘之深。其后夢窗《高陽臺》兩效之,皆極其妙。其一云“南樓不恨吹橫笛,恨曉風千里關山”, 其二云“傷春不在高樓上,在燈前欹枕,雨外熏爐”,于境中見情,沉厚異常。程垓《水龍吟》亦有句云“不怕逢花瘦,只愁怕、老來風味”,語意亦佳。稼軒則更有豪放之語,如 其《賀新郎》云“不恨古人吾不見,恨古人不見吾狂耳”, 亦用此法抒憤,豪氣凌云,一時無兩。

      呼應句

      上句呼,下句應,最為靈動。興化劉融齋謂方回詞“試問閑愁都幾許。一川煙草,滿城風絮。梅子黃時雨”,好處全在“試問”句呼起。予謂李易安詞“莫道不消魂,簾卷西風,人比黃花瘦”,好處亦在“莫道”句呼起也。此類呼應句,前人甚多,復舉數例以觀:

      何處是歸程。長亭更短亭。(李白《菩薩蠻》

      問君能有幾多愁。恰似一江春水向東流。(李后主《虞美人》

      為問家何在,夜來風雨,葬楚宮傾國。(周邦彥《六丑》

      白石用此法尤妙。其《點絳唇》一闋,通首只寫眼前景物,而結尾云“今何許。憑闌懷古。殘柳參差舞”,感時傷事,只用“今何許”三字一呼,其下僅用“殘柳”五字詠嘆應之,其味無窮。又其《慶宮春》云“如今安在,惟有闌干,伴人一簍”,亦用此法。只用“如今安在”四字提呼,則吊古傷今之意俱明矣。

      透過句

      此種句法,多用“縱”字,意謂縱然如此,亦無可奈何,何況不如此也。透過一層立說,亦甚表心中哀傷之極也。此較層深句更加曲折。清真《夜飛鵲》云:“華驄會意,縱揚鞭亦自行遲?!狈虿粨P鞭,固已行遲,即使揚鞭,仍是行遲,此所謂透過句法,更形容馬意之苦。夫馬意之苦猶若此,則人意之苦更甚矣。清真用重筆,往往如此。又其《解連環》云“縱妙手能解連環,似風散雨收,霧輕云薄”, 亦深厚之至。類此之句法,宋人尚多。如云:

      夢魂縱有也成虛。那堪和夢無。(秦觀《阮郎歸》

      便做春江都是淚,流不盡,許多愁。(秦觀《江城子》

      便縱有千種風情,待與何人說。(柳永《雨霖鈐》

      千金縱買相如賦。脈脈此情誰訴。(辛棄疾《摸魚兒》

      縱豆蔻詞工,青樓夢好,難賦深情。(姜夔《揚州慢》

      縱玉勒,輕飛迅羽。凄涼誰吊荒臺古。(吳文英《霜葉飛》

      縱收香藏鏡,他年重到,人面桃花在否。(袁去華《瑞鶴仙》

      如今處處生芳草,縱憑高、不見天涯。(王沂孫《高陽臺》

      所寫皆沉痛無匹??傄孕闹杏袩o限委曲,故有此沉痛之呼聲。吾人如能善用此法,亦能生色不少也。

      擬人句

      以物擬人,使無情之物,化做有情之人,此修辭法也。用此法入詞,饒有韻味。如鹿太保《臨江仙》下闋云:“煙月不知人事改,夜闌還照深宮。藕花相向野塘中。 暗傷亡國,清露泣香紅?!斌w會藕花情態,入細入微。末句尤凝重,真不啻字字血淚也。又如清真《六丑》“長條故惹行客。似牽衣待話,別情無極”,寫薔薇之長條,亦細切生動。南宋白石用此法,佳勝尤多。如《揚州慢》“自胡馬窺 江去后,廢池喬木,猶厭言兵”,將廢池喬木之感覺都寫出來,則人之感時傷亂,更可知矣。又如《念奴嬌》云“高柳垂陰,老魚吹浪,留我花間住”,寫魚柳留人,何等親切。 至其《點絳唇》云“數峰清苦。商略黃昏雨”,體會深山幽靜之境,亦極微妙?!扒蹇唷倍?,寫山容欲活。蓋山中沉陰不開,萬籟俱寂,故覺群峰都似呈清苦之色也?!吧搪浴倍忠嗌鷦?。蓋當山雨欲來未來之際,諦視峰與峰間之狀態,似商略如何降雨也。他如范石湖《霜天曉角》云“惟有兩行低雁,知人倚、畫樓月”,李易安《鳳凰臺上憶吹簫》云“惟有樓前流水,應念我終日凝眸”,韓元吉《好事近》云“惟有御溝聲斷,似知人嗚咽”,皆將外物寫得如知己也。小山云“絳蠟等閑陪淚”,清真云“敗壁秋蟲嘆”,一 “陪”字,一 “嘆”字,亦能將外物寫得一往情深。

      我要分享這篇文章


      久久久久久精品免费老师自慰_台湾佬中文网22www更新2_国产成人精选视频在线观看不卡_2021亚洲阿v天堂在线观看

      <rp id="z8ajh"><samp id="z8ajh"></samp></rp>

      1. <button id="z8ajh"><acronym id="z8ajh"></acronym></button>

      2.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